黄山景区回应游客扎堆:或因扫码验证安康码进入慢


事实上,在泸山脚下,村民祭祖是日常防火的重点。此前该地发生的火灾,也多与人为有关。这次火情,暴露了当地村庄常年与山火斗争的短板:村里没有专业的防火队,来了火情临时组建;扑火经验不足,工具只有镰刀和喷雾器;防火管理时紧时松……

吉克撤下山后,在洛古坡小学见到了冯才勇的妻子王雪。王雪不停地给丈夫打电话,但一直没人接。“她预感出事了,崩溃大哭。”

扑火、牺牲、撤离,失火山头的两个村庄,度过了难挨的危急一夜。

参与山林防火多年的李晖告诉新京报记者,上坟烧纸、点香是引发火灾的重大隐患之一。在马鞍山村,到山里上坟必须在关口登记。4名岗哨员轮流看守几个关口,西昌市及乡镇的工作人员也会轮流督查。“只要经过,不管是不是上坟,都要检查、登记。”

截至目前,起火原因还在调查中。据媒体报道,西昌市公安局指挥部相关人士透露,火灾未排除人为因素,“不排除外来人员祭扫时带来了火源”。起火山头两侧的村民,都指认对方一侧是起火点。

扑火队员的行李、帐篷背包以及扑火工具都还在大巴车上,司机邱富伟一个人开着车将这些东西运回了宁南县。

桂勇回忆说,火蔓延的速度加快,烟有两三层楼高。火势一大,打火队的吹风机不敢开,只能灭小火。

▲罗西尼的父母,《每日邮报》报道截图

这21人中,最终有19人没能走出这场大火,其中包括18名扑火队员,另一名正是向导冯才勇。

当日下午3点多,他正在其辖区的老狼窝山顶巡逻,那里是附近最高的山头,能清晰地看见其他山头的情况。“几公里之外,马鞍山村所在的西面山体,大概是村委会附近的一个砖厂再往上的位置,冒出了浓烟。那天刮的是北风,烟很快就漫上山顶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