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龙江新增境外输入病例4例 现有无症状感染者15例


“我这段时间一直在北京,没有湖北的健康绿码,我也根本没有办法回到社区开健康证明啊”。陈华求助,工作人员说,或者是叫你的朋友开车来接你也行。

最初了解到的消息是需要有健康码,他便开始通过微信中的小程序“防疫健康码”,每天坚持打卡,14天后,他的健康码出现“未见异常”提示,并持续打卡共30天。

陈华(化名)于1月13日乘飞机来京,直到2月初他才意识到可能回不了湖北了。“家里还有一位80多岁的老母亲无人照顾,也没有手机可以联系,来京前委托邻居帮忙照应下,但在封城的情况下暂时没有了她的消息”,陈华说,他那时便开始留意着如何能回湖北的消息。

丹麦3月14日开始实施边境管控,出入境客运航空、轮渡和铁路运输全部或部分关闭,期限至4月13日。丹麦首相弗雷泽里克森日前宣布,将居家办公、关闭学校和餐馆等疫情防控措施的有效期从3月30日延长至4月13日。

3月26日,广东惠州通过社区排查发现1名湖北输入的无症状感染者,该名无症状感染者持有湖北绿码。

一位曾滞留湖北当阳的读者也向记者反映,她于2月初左右开始在鄂汇办申请健康码,在她个人健康情况没有变化的情况下,她所居住的城市湖北当阳连续清零10天左右时,她的湖北健康码变成了绿码。此外,通过大数据来监测轨迹也有瑕疵,比如手机在湖北地区没有开机,或是手机没电了被迫关机的情况,也是数据监测的盲区。

3月25日零时起,湖北省除武汉市以外地区解除离(返)鄂通道管制后,他便立即购买了3月29日返回湖北的火车票。

“我不想麻烦朋友,也开不来证明,就时不时把我微信里的健康打码的情况给他们看,最后的结果还是不行!”,陈华说,“我心里着急,便四下打探怎样能获得湖北健康绿码,后来广场上一位热心旅客指导,说通过支付宝现场可以注册申请一个湖北的健康绿码”。

持湖北健康绿码仍被确诊,多地修改政策

“在北京西站进站时没有检测该健康码,出宜昌东站时工作人员看了一下,放行了”,陈华说,但来到宜昌汽车客运站时,工作人员表示,必须有湖北的健康绿码或社区的健康证明才可以通行。